>

創新的通訊科技,不變的溝通需求-前景娛樂創辦人黃茂昌,如何比較通訊軟體的今昔?

十年前怎樣怎樣的論調早已過時,想要創新必須不拘泥過去經驗。JANDI 的出現,正是用以解決 LINE 和電子郵件的創新方法

前景娛樂黃茂昌是個很有「時間感」的老闆,專訪中清點出了從過去到現在,溝通背後的人類感受會受到什麼細微影響,順帶比較了通訊軟體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創作的觀察人格,和創業的管理人格在黃茂昌身上交織,織出了前景娛樂的十四年。

文/ JANDI 特約編輯陳妤寧


先談關於前景娛樂

《再見了,可魯》、《盛夏光年》、《青春啦啦隊》、《推拿》、《小森食光/夏秋篇》、《冰血奇緣》、《失控謊言》、《路邊野餐》……,前景娛樂發行或製作的電影類型從文藝到驚悚,什麼都有。從電影風格到宣傳方式,次次有新招,就可以看出這家公司對創新的喜愛;正因為能夠將傳統看透徹,所以面對創新時沒有包袱,面對溝通工具的科技洪流時也是如此。

路邊野餐 劇照
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導演畢贛處女作《路邊野餐》

「說我們任性也好、喜歡創新也罷,前景是個很隨便的公司,隨便,指的是不太按牌理出牌,不拘泥於常規或過去的經驗。」,前景娛樂在徵實習生時說。

從電影發行到電影製作,每一部電影前景娛樂都在做創新的嘗試-即使沒有人確定這條路的效果是否保險。

前景娛樂的創辦人黃茂昌,穿著 T 恤、牛仔褲和拖鞋,出現在會議室準備受訪。「來來,我來開個冷氣。」不拘褥節,目光銳利,他答問時滔滔成篇、聽問時則拿起手邊自備的水壺大口飲入,彷彿掌握了每個可供利用的分秒毫不浪費。(提問時不禁略略戰慄起自己講話速度,會不會跟不上他的思考節奏?)

「我跟你講,我們十年前……」,自以為是的做法早已不管用

為什麼前景這麼願意擔冒風險、直衝創新?黃茂昌曾經在訪問中提到,他和新創公司之間的合作效率驚人也過癮,和傳統電影產業有很大的不同。這兩種產業的速度感,帶來哪些不同?

「傳統產業在開會時遇到爭論,最常搬出來的台詞就是『我跟你講,我們十年前……』。結果照著做之後,常常無法複製出跟當年一樣好的效果。」年近五十的黃茂昌,沒有倚老邁老的架子。

「電影的製作或發行,每一次都是新嘗試-就算是同一個故事,也需要重新包裝、重新吸引觀眾,每一次都是全新的、重來的機會。我們不想再回到『想當年』。

新創公司的經驗值少、包袱也少,創新的特質,和需要『引人注目』的電影宣傳工作是相契合的,包括直播、網聚、VR…… 都是我們參考過的形式。」

閲讀《推拿》系列 6 之 5 — 隋棠閱讀「都紅」章節

黃茂昌分享在中國的新創產業,同樣擁有這種速度感的特質:「中國新創每天都有新鮮事,滾動的速度更快,因為他們沒有『十年前』的包袱;但缺點就是不扎實、市場比較混亂。」


一天超過 12 小時在手機上辦公

「如何能夠迅速有效地轉送資訊、管理資訊,非常重要。」

公司創辦至今已經 14 年,黃茂昌和員工之間的溝通方式有什麼變化?

「我成立公司的時候三十多歲,那時每天都在講電話,雖然大家手上拿的只是一般手機不是智慧型手機,但已經比起 BB call 進化多了。當傳真機可以記下號碼不用每次手動輸入時,我們也覺得哇實在節省太多時間、太先進了。後來 E-mail 漸成主流,我們又開始費心研究起電子報。」

前景娛樂的創辦人黃茂昌
前景娛樂的創辦人黃茂昌

「到現在人手一機的智慧型手機時代,Line 和 Wechat(微信)已經大幅取代了我花在 E-mail 和電話上的時間-一切的工作都可以在手機上完成」

「我一天花超過 12 個小時在手機上處理事情。現在大家連合約都用即時通訊軟體來傳送,但缺點是檔案比較難找。」

現代的科技是更允許了多樣化的高速溝通、還是說其實暗藏著需要被收束聚焦的需求?


比較通訊軟體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未讀信件接近十萬封……」E-mail 被即時通訊逼宮了嗎

「現在已經不流行歸檔,一切都在搜尋之間完成。儘管 E-mail 也可以搜尋,但是搜尋結果還是不夠精確、夾帶太多其他訊息、展信和收合之間太繁複太花時間。JANDI 讓搜尋檔案變快了。」— 前景娛樂創辦人,黃茂昌

黃茂昌說自己的電子信箱裡,未讀信件數量接近 10 萬封,對 E-mail 的不偏愛,已經要走到了討厭的程度。「我用 E-mail 非常容易漏信,助理用 JANDI 提醒我的待辦事項,五項裡有一項是『記得去電子信箱收某封 E-amil』。」

儘管即時訊息在黃茂昌的世界、和很多工作者的世界裡都已經有逐漸取代書信往來的趨勢,創造了很多便利,但黃茂昌也提醒了這種發展潛存的劣勢。

JANDI 取代通訊工具(LINE、Wechat、Enail)
許多公司已經意識到,使用私人即時通訊無法做好管理,於是選擇使用 JANDI

群組訊息,是種工作上的干擾和壓力

「溝通的重點從完整、正式的整段發表、變成了要在逐句對話之間馬上取得回應。」黃茂昌以群組訊息為例,「急事可以快速在幾秒內告訴一大群人,例如工作人員等下幾點在哪裡集合。這種公告、或是聯絡感情類型的訊息,確實被即時通訊和群組對話大大提昇了效率。」

「可是如果要討論執行細節時,群組其實並沒有溝通品質,需要逐一確認『誰需要被排除』,這大多時候無關乎機密,而是群組訊息經常與個人無關、只在工作時形成干擾。」

「我其實很不愛用群組訊息。當老闆一直丟各式各樣的訊息到群組裡,不只打斷員工工作,也是在給出無謂的壓力。資訊或指令,應該快速直接地傳遞給對的人。」

JANDI 在大量訊息中可以標記特定同事,彙整自己所有被標記的訊息,處理起待辦事項更清爽俐落。

JANDI 改善工作管理(提高角色效率、訊息集中管理、分派任務簡單)
大部分的企業使用者認為,JANDI 能強化工作效率,減少營運成本支出

老闆做的到,科技做不到的事

身在電影產業,一種充滿創作者的工作環境,會不會讓老闆更難以績效主義來管理?

「其實,不外乎是提醒他:『其他人在等你。』利用更技巧性的規範、對不同的人做不同管理-這是我的重要工作,不是 app 的事。」

溝通有時不只是把話說清楚而已。「有時我會刻意選擇不使用 app 當通訊工具,有時就是必須講電話或見面。即時訊息比起 E-mail 的字句更直接不修飾、按個 Enter 一句話就送出去了,責備的情緒也很容易跟著快速發送。」

「例如『已讀不回』凸顯了很多科技帶來的等待、誤解、猜忌等問題…… 訊息回覆的時間差,對於創造信任很不利。」

雖然喜歡嘗試各種新知識、新科技,黃茂昌並不是科技拜火教,也沒有忽略人際間的微妙情感,在科技時代遇到的挫折。

放棄以前通訊工具原因 Top 3
24.8% 的受訪者表示:以往通訊工具最大的問題,就是無法公私分明

未來的工作通訊軟體,要解決什麼問題?

熱愛接觸網路上各種新創科技發展的黃茂昌,嫻熟於將新科技運用在電影的內容營銷上。那若要把網路運用到『辦公室溝通』上做的淋漓盡致,他有什麼天馬行空的想像?

「可以加入更多直覺化的設計,例如圖像化溝通。我手機裡最佔容量的大部分是截圖,現在和外部合作者的對話內容,下一秒就喀嚓截圖下來,轉傳給同事或助理交辦下去。」

除了文字和圖像,中國和歐洲的工作者也很習慣大量使用語音訊息。「但我喜歡『寫』更多於『說』,何況語音訊息不方便回溯查『閱』。遇上這種時候,我寧用用 E-mail 跟歐洲人溝通。

轉傳訊息的方便問題

跨平台的多管道對外溝通是老闆的宿命。「我常常忘記別人到底是在哪個平台上告訴我事情的,翻遍了通訊軟體的對話記錄、搜尋了信箱裡成千上萬的信件……結果最後發現對方是傳簡訊告訴我的!」

Image for post
臺灣前所未有的戲院彈幕特別放映,現場觀眾與網友的即時聊天訊息會出現在畫面上。你可以馬上吐槽電影劇情,馬上說出內心的感想,馬上猜測劇情的走向,現場討論男女主角的演技。所有在戲院被限制的行為你都可以跟廣大網友一起做、一起討論。

「在這種多元溝通管道的宿命下,『轉傳』的方便是件重要的事。如果另外一家公司的老闆用 E-mail 或是微信傳了合約給我,我要怎麼用最少時間把它轉傳給我的同事?而不是下載了又上傳再轉貼下載連結……?」

雖然微信是和身在中國的合作者聯絡的重要工具,但是運用在商務溝通上並不切合需求;而臺灣人習慣使用的 Line,同樣並非針對商務而設計。


也需要「被管理」的老闆

「分享一個自己認為、或是員工公認的個人缺點?或是特別不擅長的事情?」我們對知無不言的黃茂昌問了這個問題。這次的回答沒有前幾題來的狠快,不過黃茂昌也只用了三秒鐘的沉思時間。「慢。」

位置處於管理者和創意者之間,雖然常常需要管理別人,但黃茂昌說自己也有經常需要被(助理)管理的時候。「有時我很晚才回訊息,有時卻又很急著要某樣東西,這樣的節奏對同事來說,比較難以掌握。」

黃茂昌直言自己面對工作時也會出現的任性一面。「今天就是不想看。」創作人格的他不需包袱、直衝創新;但管理人格的他挾著經驗,改用「慢」來處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與感受。溝通品質的提昇,有助於工作效率和注意力的集中。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