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近我們與「法」的距離!「法律白話文運動」讓法律融入日常生活

這群法律人的協作工作術,JANDI議題分類讓組織橫向溝通高效率

一場社會運動讓一群人意識到,大眾對法律條文的遙遠距離而衍伸出對社會議題的錯誤認知。「法律白話文運動」並未隨太陽花落幕走進歷史塵埃,這群法律人如何找到新的方向?從社群玩票蛻變成具商業模式的組織,他們如何透過JANDI溝通協作,定期產出文章、舉辦活動、甚至出版專書,一路走來他們如何做到的?

文/ JANDI 特約編輯陳薪智


還記得當年因《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而興起的太陽花運動,當時這項社會議題不僅受到多方關注,甚至讓一群受過法學訓練的法律人,為了讓更多一般大眾用更淺顯的白話理解法條,「法律白話文運動Plain Law Movement」(以下簡稱法白)在此脈絡下因應而生。

隨著太陽花運動落幕,法白未被歷史淹沒,反而持續耕耘各種社會議題,作為法律專業與一般大眾的中介橋梁。

「當時法白會繼續做下去,覺得生活不是只有服貿需要科普,有太多議題值得做這件事。」法白創辦人暨站長楊貴智解釋。

如今,法白從初期幾位創始人,成長今日多達二十多位成員的「創作×編輯×社群」團隊。網站除了專題、觀點的內容經營,同時每月不定期舉辦線下活動,甚至出版《江湖在走,法律要懂》。目前法白的社群追蹤者超過9萬人,甚至嘗試各種商業模式以永續經營。

法律白話文運動

「台灣好像沒有一個針對法律科普的社群或網站。」

同樣的法學訓練背景,不同的初衷共聚一堂

「當時從服貿擴散到其他法律議題,發現台灣好像沒有一個針對法律科普的社群或網站。」法白其中一位成員說。法律背景的各方好手,兼職身分加入法白,有各種參與初衷,但從旁人角度,他們全因一股正義熱血而相聚!

一位成員在318之前就頻繁參與社會運動,他發現透過書寫、文章傳播,進而達到教育目的,讓更多人理解某些議題觀念。也有成員自認是法律讀不算太好的法律人,想從從媒體、社群角度切入,走一條非主流認知的法律工作。

至於創辦人楊貴智,他坦言學運後有段時間沒有持續經營,但他發現社群時代須有自主發聲、自由書寫、闡述觀點、甚至提供投稿的自媒體平台。尤其粉絲團人數正式突破三萬人時,楊貴智說:­「我意識到這是關鍵轉折,一開始是社團玩票性質,近年轉變用創業心態經營,成為有制度的運作團隊。」

勇當市場先進者,主攻一般大眾讀者群

「太多議題與法律有關,還有很多法律知識能用科普角度教育大眾。」

「太陽花服貿主要牽涉國際法,後來發現不只國際法知識需要被傳播,還有太多議題與法律有關,還有很多法律知識能用科普角度教育大眾。」法白一位成員分析,正因訴求「夠白話」,法白餵養愈來愈多非法律背景的閱聽大眾。

尤其年輕族群比例增多,是法白經營自媒體的最大觀察。「Instragram受眾逐漸年輕化,像探討婚姻平權、燒國旗、抗爭等議題,因圖片貼文反而吸引更多受眾追蹤。」尤其在IG這類主要分享娛樂的社群環境,因先進者優勢,法白反而異軍突起,成功讓嚴肅議題在社群擴散。

「曾有粉絲私訊給我們,原本沒接觸過某些社會議題,因為看我們IG貼文才知道整件事情脈絡,而且IG比Facebook的回饋比例愈來愈高。」但除了一般大眾,目前也有一定比例的讀者群來自法律圈內人。

法白成員發現,看法白文章的法律人主要兩類目的,第一是快速擷取資訊,律師開庭前若臨時要找資訊,掃文章對他們有所幫助。第二種是看準社群擴散度,法律同好透過投稿抒發個人己見,甚至達到經營個人品牌目的。

二審制維持文章品質,組織運作參照議事規則

法白的文章牽涉律文法條,不論是文字的邏輯、論述的觀點、法源的引用,都需確保內容的正確性。對此,法白內部在編輯流程設計兩道審核關卡。首先,總編輯針對文稿進行第一次審編,針對文章牽涉的法律領域,例如對憲法、民法、行政法、勞動法等分類,分配給擅長的成員做第二道審核。

其他編輯成員便仰賴內部制定的編輯準則進行審稿,所謂準則主要分兩大類,其一為形式的一致性,例如法條統一用阿拉伯數字,以及行文一定要夠白話。其二為內容,包含論述是否牴觸明文法條等,協助投稿內容更有可看度。

然而,你能想像一個團隊全是法律人,他們的溝通場景,會不會總是辯論不完?法白成員紛紛表示,意見衝突一定有,但目前按照分工讓各部門處理各自事務,專案權責由負責者處理。如果遇到最終決定權,那就讓創辦者來決定,針對開會流程法白還擬定一套議事規則。


JANDI 介面直覺好上手,做中學導入議題管理

既然法白成員都是兼職,溝通討論勢必透過網路聯繫,目前法白嘗試各種軟體交叉使用,以達到生產力協作目的。

「我們用 Quip 主要用來針對文章的留言、Trello 是工作任務分配,而 JANDI 則是其他各種溝通都會歸類在此。」法白一位成員解釋。

訊息混亂,需要軟體分流

最初他們協作的通訊軟體嘗試Slack,但許多成員發現 Slack 功能需要用斜線打語法,對沒有養成習慣的使用者始終不上手。後來也開始在其他通訊軟體來溝通,使用 JANDI 契機因當時成員多達二十幾位,「訊息實在太混亂,讓我們決定要找一個軟體來分流內容。」楊貴智如此說。

有時講重要訊息,下面訊息一離題就被洗掉,加上難確保所有人都讀取訊息,往往一件事要一直講,討論起來很痛苦。甚至有時針對專案探討,怕成員沒看到訊息,往往又額外開一堆群組,導致訊息非常混雜。

Image for post

以專案議題區別討論,解決訊息雜亂困擾

「更換到JANDI契機是大家開始意識,資訊分流勢必借助好用的工具。」初期法白以專案別設定議題,後來發現這樣議題多達20多個,跟原本通訊工具一樣,於是後來調整為以總部、社群部、編輯部的部門別,作為議題分類。

部門為主、專案為輔的議題分類,讓法白成員發現「編輯部議題就單純討論文章而且是編輯部成員看到,其他人不用花時間看不關自己的討論。」甚至後期設定「事業部」議題,舉凡公關、媒體採訪、行政事項、一次性合作專案、特定實體活動,這類訊息皆放在事業部議題,確實解決早期議題過於雜亂困擾。

法白最常用的JANDI 功能

自從移轉到JANDI後,對工作實際運作的效率幫助甚多,法白成員羅列他們最常用 JANDI 三項功能:

1.待辦清單

由於每天有許多工作事項需要羅列, JANDI的待辦清單讓成員不需再用其他APP,等於這個清單,完全聚焦法白的工作項目,讓每天行程一目了然。

2. 議題分流

初期法白設定過多議題,反而減損溝通效率,隨著部門議題分流,例如在社群部除了主議題架構,旗下就可以針對內部工作專案再細分。讓只參與相關專題的成員加入,下達指令直接Tag@成員提升溝通速度。

3. 搜尋功能

有些創始者工作項目牽涉多元,導致須參與每個議題,在各議題內進行部門橫向溝通。而因為有搜尋功能,等於在各議題內快速搜尋所需的資料、檔案。

對於對非網路原生世代的使用者,法白成員認為軟體的介面一定要非常直覺、一目了然的設計,才有想使用的動機。連同與法白成立的初衷一樣,透過法律更白話、更簡易的理解,讓更多人輕鬆進入法律的世界。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

%d bloggers like this: